Fork

【锐楠】夏楠自诉

    第一次发文,随意写点。

背景从2005年伦敦恐怖袭击开始。

   欢迎吐槽。  (产粮辛苦各位爸爸看慢点ᕕ•́ݓ•̀ᕗ)

   要问夏楠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。

   空荡荡的,内心有什么东西“咔嚓”一下裂开了,之后“哗啦哗啦”的碎了一地。

   回到家里明明家具还如同原样,但是再也没有了儿子的欢笑声和丈夫温暖的拥抱,仿佛一切都没了,只剩下了一条蓝色的手链,被不知名的液体和土尘冲刷过后少了些许的光泽。

   几分钟后夏楠跪在地上,喉咙里“咕咚”一声,先是小小的哽咽,随后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。

   周围人再说什么也听不清了。

   剩的只有后悔,自责,为什么自己没有陪伴在丈夫儿子身边,为什么不随他们一起去了。

   之后几天不知道是怎么度过的,喉咙已经嘶哑,眼睛已经哭红,生存的欲望变得十分渺小,夏楠曾经试图用安眠药和割腕结束生命,但几次都被领导和同事制止了,夏楠感觉自己趴在四面是墙的地板上痛苦的挣扎。

   最后是一位上司兼好友的巴掌让她清醒了过来。

  “你这样一味的自暴自弃有只会让恐怖分子更加猖狂,站起来为了你的丈夫儿子活下去!活给那些恐怖分子看,用行动告诉他们,他们的所作所为得来的下场只有去地狱!!而我们能做的就是送他们去往那里!!”

   与恐怖分子干到底。

   好。

   既然不让我死,我也不让你们独活。

   夏楠艰难的爬了起来,虽然心已经死了,但是身上流动的血液告诉她不能就这样停下。

   她开始全身心的投入战地记者这份工作,由于不怕死敢上战场的行为也曾受过大大小小的报社青睐,但夏楠并不满足于此,她要的是真正真实性的报道,而不是过度的美化包装。

   我们的国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正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境界。

   她曾换过大大小小的报社,直到现在这一家。

   主编是个香港人,敢报道不做作,让她仰慕又敬佩。
  
   于是落稳了脚跟在这件报社一工作就是好几年。  

   但是2015年的今天,夏楠和助手阿布偶然发现恐怖组织与“黄饼”商贩勾结,必须马上行动阻止他们。

   主编拒绝了他的建议,“我绝对不允许我的员工再受到伤害!”

   主编紧锁着眉头一向爽然的面容上多了几条皱纹,发须也好像在一夜之间白了不少。

   夏楠不理解,连这样一位正直的上司在恐怖组织面前也畏惧了吗?

   她下了办公楼,准备开车回家,正打开车门摸了摸手腕发现好像少了点什么。

   手链。

   她回头蹲下身子去捡。

   “嘭!”

   面包车在忽然间爆炸燃烧起来,热浪冲的夏楠背后火辣辣的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机油味。

   夏楠楞了几秒有些不可置信,回想起主编说的话。

   眼神却变得更加坚定起来。

   伊维亚地区已陷入死气沉沉。

   满地支离破碎的尸体,居民无力的哭泣声。

   十年让夏楠的悲伤变得麻木,她从来没有一天忘记过要报仇,但是却不知道向谁报仇,于是将仇恨挥向了整个恐怖组织,全世界的各个地方,她心里想着自己这辈子恐怕已经到头了,但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幸福的家庭正处在危险的边缘,她不能就这样停下脚步。

   她时常也会回忆起以前的时光,蓝天草地,却被战火燃烧殆尽。

   为此即使是死了,也没有关系。

   或许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人会在乎她对她好了吧。

   她这样想着。

   直到那一天,有一个军人,跟她说,如果她死了谁来负责。

   如果那样,千万别管我。

   那个军人抱着她穿过枪林弹雨反而搂的更紧了。

   他用行动告诉她:  

   不可以。

   就像有一束阳光忽然从窗户缝照耀进四面是墙的房间,虽然只有一点,但是夏楠感受着那缕阳光,很温暖,一点不刺眼,是他让已经死去的心脏重新跳动起来。

评论(17)

热度(45)